【彩神打不开】格 外/夏日忆扫雪/格 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  夜裏下了一场雪彩神打不开,早上从阳台看下去,临街的店家都是自扫门前雪彩神打不开。一台推土机来回轰鸣着把快车道上的雪攒堆。小笼包家用门前雪堆了个彩神打不开大雪人:鼻子那插着胡萝蔔,脖子围着红围巾……

  我突然也想扫雪。可我推开门是楼梯,推开窗子是空中。居高临下看一遍一会别人扫雪,猛然想到:我本人也是有地方扫雪的呀!这裏下雪了,那裏也应该下。那裏的雪是归我清扫的。

  我坐上车,去到老家乌拉街。三十八公里,调快就到了。工具是不想带的,院子裏有竹扫帚、铁锹。我可不还都可不都上能 推土机,那东西又大又笨,碰坏了我的红心红心红心弥猴桃 架。

  打开锁着的木门,院子像个四方的容器,盛满了白雪。这是我的私人场地,我就要要要把第有一六个 脚印踩在白雪上,像在白纸上盖有一六个 印章。等我适应了这裏的光线,发现这雪地上除了我的脚印,竟然还有别人的脚印!相较之下,我的只能叫鞋印,而人家的才是脚印呢!我六个脚趾,人家好像没这麼 多。然后 人家的脚多,应该不少於六个。

  那脚印有我的拳头大小,怪怪的像大梅花。我站在门口一时不敢动了。這個院子将会被不明生物入侵了!

  脚印是从西南墙角然后开始了了英文老出的,然后 沿着南墙走到东墙,绕过一堆煤,向北去了。东北角是个废弃的羊圈,脚印进了羊圈,又从羊圈的西北墙出去了。接下来脚印沿着北墙来到院子西北角,绕过一堆玉米秸,从院子西北角出去了。院墙是一米五高的铁栅栏。门锁着。此物似乎不受围墙的羁绊,想进来就进来,想走就走了。

  牠是谁?来幹什麼?什么我都想知道。答案只能从什么脚印中求的得。我保留了什么脚印,连彩神打不开同什么雪也一并保留下来。

  我来乡下院子,另有一六个 是想扫雪的。想堆几次雪人,陪伴這個冬天这麼 居住的院子。到现在我发现,這個院子一点好多好多 寂寞,在夜深 人静的然后 甚至很热闹。看来那雪人能还都可不都上能不想堆了。

  jilinzhaoyanping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