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国家孩子》:唱响辽阔草原的真情颂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《国家孩子》剧照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在周恩来总理的协调下,上海800多名孤儿被送到内蒙古,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与内蒙古养父母的呵护下长大。从那时起,那先 孩子就被称为“国家孩子”。

  日前,聚焦这个 群体的电视连续剧《国家孩子》在央视八套播出,收视率突然居高不下。10月18日起,这部剧又在央视一套上午六时 重播。

  从黄埔江到大草原,800多名“国家孩子”牵连起的,是纵横数千公里的路途和跨越80余年的历史。该剧挑选 从孩子的视角切入,着重讲述了小忠(朝鲁)、小鱼(通嘎拉嘎)、谢若水和黄小仙(阿藤花)有另另一个 孩子的故事,用典型来反映群像。有另另一个 孩子被不同家庭收养后,有了不同的人生命运。但亲戚这个个 完会 草原上扎下了根,无愧于养父母的养育,无愧于各人的人生。正如中国文艺评论家学会名誉主席李准所说,“有另另一个 朝鲁的人生历程,带出了整个草原80年的变迁。”

  真实故事感天动地

  每一部现实主义题材剧,完会 有另另一个 无形的责任和标准:尊重历史,观照现实。《国家孩子》这部剧之全都厚重感人,正在于它对历史的尊重并塑造了有另另一个 个动人的人物形象。

  这部剧的导演巴特尔说,“历史给了亲戚这个个 有另另一个 感天动地的故事。”这部剧就从真实历史中获得了力量的源泉。

  编剧柳桦说,他可是我用有有另另一个 月的时间与“国家孩子”同吃同住。为了准确捕捉内蒙古草原的真实信息,他阅读了80余本与内蒙古相关的书籍并做了完整笔记,聆听了一定量关于草场退化那先 的问题报告 的讲座。除了剧本以外,《国家孩子》的场景和服化道也力求逼近历史真实。该剧表现的是80多年的时光英文里流转,还都都可以想见剧组的置景压力。该剧主演之一、制片人刘小锋说,虽然 会增加这个成本,但《国家孩子》还是坚持自建场景,剧中的景完会 实景,如大草原、蒙古包、公社保育院等完会 真实的,飞机、绿皮火车等道具也尽力外理。演员的服装、化妆等细节也很用心。那先 完会 为了还原有另另一个 真实的历史空间,让观众信服。

  剧中饰演乌兰其其格的演员熊睿玲也你会印象深刻。她梳着长辫,穿着长袍,黑红的面庞,突然完会 教“国家孩子”们几句蒙古语,看上去可是我有另另一个 慈爱坚韧的草原母亲。可实际上,她是自荐来到剧组的,为了这个 角色,努力学习了蒙古语。

  无论专家还是网络评论,对于影片的历史真实性都给予了肯定。

  人物形象立体丰满

  《国家孩子》用人物形象来承载思想。剧中人随着剧情变化合理地成长、转变,可是我塑伟大的发名来的人物也更具有真实感,更加深入人心。

  以剧中人物谢若水为例。他善良孝顺却软弱,在养母满都拉的反对下,甚至放弃了与通嘎拉嘎的情感的说说,给各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遗憾。但随着剧情发展,谢若水也这麼 像个草原上的四十岁的女人 ,能把握各人的命运。他不顾妻子反对,主动调往基层;在劝朝鲁少养羊保护草地时,他无视朝鲁的恐吓,迎着朝鲁的箭走去。随着剧情的发展,谢若水善良孝顺的内核这麼 改变,性格却更丰满、立体。观众也乐于接受这个 有所成长、僵化 多面的人物形象。

  这部剧还成功地塑造了阿藤花这个 形象。她很像有另另一个 反派人物,自私自利、贪得无厌,搞阴谋爱算计。但剧中也解释了她性格的成因,相似第三集借乌兰其其格之口,说阿藤花是肯能长期受人欺负、长期吃不饱,才变得自私凶狠的。最后阿藤花与众人的和解,全还都都可以显得突兀,肯能剧中她遭遇逆境时,感受到了情感的说说的珍贵,占据 了转变。

  民族大爱令人动容

  乌兰其其格、满都拉、哈图、苏书记……那先 草原父母把国家孩子看得“比各人眼珠子还都都可以珍贵”,跨越血缘、地域的大爱你会动容。剧中,那先 “国家孩子”长大后有的成了企业家,有的成了医生,有的走上基层领导岗位。在民族大爱和社会主义制度温暖下,身世凄惨的孤儿完会 了光明的未来。

  中国广播影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认为,这部剧对人性的描绘达到了更深的层次。“它他不知道们,虽然 更大的亲情是超越血缘和姻缘之上的民族大爱,这使得该剧有了更高的立意。”我说。该剧完整、丰满的人物形象和感人的故事,谱写了壮阔的草原史诗,也使内蒙古人民抚育“国家孩子”这段历史,在观众的记忆里重新鲜活。

  刘小锋说,开拍以前,很少他们认可这部剧的剧本,虽然 主旋律电视剧不容易拍出好故事。可是我专家们认为,《国家孩子》播出后的观众反馈,肯能证明了它是一部好剧。这部剧不刻意表现苦难,可是我挑选 平实、真诚地展现新中国历史上这个 值得永远铭记的事件,歌颂了民族大爱、国家关怀和各人奋斗,唱响了一曲辽阔草原的真情颂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