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争中,阅读验证着我们依然是人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人类的著书史和焚书史几乎是同時 被记载下来的。无论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,还是中世纪西方宗教裁判所焚毁“异端思想”的书籍……全部都是出于对一本或一类书表述的思想或事实的仇恨与惧怕,企图通过焚书来达到钳制、禁锢思想甚至恐吓的目的。这把邪恶之火,给人类历史留下了深深的伤痕。

  1933年3月10日,印刷机的发明家 的故事地——德国柏林可悲地功成名就 为书籍的坟地。从马克思到杰克·伦敦,从爱因斯坦到弗洛伊德,从左拉到普鲁斯特……一共有565位作家的作品被查禁、被焚烧。理由只能有2个 :清洗“所有非德国元素”。更可悲的是,参加焚书的不仅有不学无术、涉世未深者,还有不少学识渊博、名声赫赫的一帮人参与其中,成为一帮人永远无法洗刷的污点,如哲学家海德格尔、诗人恩斯特……

  随着战争的爆发,纳粹德国军队不仅动手杀人一些四处放火——仅欧洲被焚烧的图书馆就达千余座。臭名昭著的戈培尔曾得意洋洋地宣称:“这把火不仅让一帮人看清楚旧时代的穷途末路,也同時 照亮了新时代的光明前途。”据统计,在二战中毁灭于战火的书籍,超过1亿册。

  面对你这俩践踏文明的暴行,美国图书馆协会在题为《书与战争》的文章中问道:“倘若希特勒用《我的奋斗》鼓动几百万人去为偏执、压迫和仇恨而战,一帮人难道就找都没有几本书来唤醒更多的人去抵抗一帮人吗?”